谨言

1.

认识太太是在两家的舞会,结束之后被一双醉眼睛勾住。颤颤巍巍的滴溜溜的瞧你,意味百转千回。像一枚纯金锻造的细钩,快准狠地叼住你的心神,又软成一滩春水,柔柔弱弱的不自知去请求,像月色下待侵犯的滴露牡丹,胸口那一块被特别标注,是“特别禁区”哦。 ​​


2.
我看着太太从对面上楼,软皮鞋跟踩在木楼梯板上,哒哒哒,带着期待又羞涩的眼神瞧我,我起了逗弄的心思,就眯着眼靠在摇椅上听留声机剔牙,偏不同他对上眼,我们之间隔了个场院,筒子楼又下雨,底下有小孩子跑跳声和雨声,待他眼里熄了火,我才过去,门也不关,压到一边自顾自的摸他裤子底下的小腿,嚼着耳朵小声哼哼

Quizas Quizas Quizas

3.
太太段位高,纯和欲都拿捏的恰到好处,更是懂得如何安抚发情的愣头青,嘴角要似勾似挑,小拇指要暧昧的圈着,每每哄小孩似的打发,或是没骨头的陷在圈椅里,我就把他金丝边的眼镜摘下来,又伺候太太套上绒布的袍子。精明如斯,吊着眼角随便瞅一眼就知道我心里怎么想,那眼神,一点烈融上一点傲,像极了豹猫。我玩着他白白净净的脚趾头,听他又呵斥又讨扰的伸腿踹了我一脚,是默许,哗啦,摩西分海,袍子被我丢在一边儿,雪白的胸脯看得喉咙痒。

4.
仲夏的夜里要听评弹,尤其是淅沥沥下小雨的时候,最适合听吴侬软语的《姑苏水》,太太一下雨就打蔫儿,于是窝在书房打开唱片机摇摇椅,一粒一粒吃沾了蜜的盐渍樱桃喝甜酒,雨点儿很大,啪嗒啪嗒,我摸过去摇椅晃晃,折腾完了就伏在一起轻轻喘气,太太想逗闷子,抠了点碟子里的桂花蜜就往我嘴里送,他不自知惹了大祸,外边还下雨,时不时打个闷雷,院儿里的芭蕉不知道屋里头什么情况,只有在偶尔闪电亮了的一瞬间,看见一截雪白的大腿担在摇椅扶手上颤,没个几秒就被一只手握住,再裹回毯子里。

姐姐说起来甚是奇艳。寻常日子里端持着一本姿态不太爱说笑,就爱拿她那双明眸斜睨着我,叫我纵知小姐清高心里不大看得上自己,也不免心神一荡。咖啡厅中偶然得见倾慕已久的二哥哥一派端方地推门走进,姐姐眼神一亮,又突然想起来自小秉持的矜贵,只是低头粲然一笑尽是雀跃。

我在一旁心里酸得冒泡。

我对姐姐最深的印象是她的红裙子,细白的脚踝时不时蹭在裙角上。姐姐的脖颈极美,透过光,好似是半透明的皮肤下淡青色的血管在蜿蜒。我常常发狠地将她后颈那块皮肤揉红,我盼着她生气盼着她对我发火,盼着她双颊绯红,盼着她眼眶晶莹。

可她只是从背后一揽,把我圈进她怀里,像西方油画里牧羊女对羊羔那般,拍拍我的后背。每当这时,我就知道我永远只是她最宠爱的弟弟。

我盯着她鼻尖上的痣,烟一直烧到手才惊觉,烟灰已经把躺在地上的红裙子烫出了个洞。我扯掉了皮带,姐姐你会原谅我的对吗?姐姐?

我爬上床,宛如是伏在圣像前,做最诚挚的祈祷。

如果有人想要知道什么是“灵魂”
或者“神的芬芳”有何含义
将你的头靠近他或她
让你的脸贴得很近
就这样
当有人引用古诗的意境:
浮云渐渐遮住月亮
你就一节一节缓缓解开
你的长袍
就这样?
如果有人怀疑耶稣如何让死人复活
不要尝试解释神迹
你就亲吻我的双唇
就这样,就这样
如果有人问
“为爱而死”是什么意思
你就指指这里
就这样

惭愧,高低没忍住。

我之前还打趣他剪了头像庙里刚还俗的怒目金刚,今日一打眼,这哪是怒目金刚,活脱脱一个泡在日月精华里边的精怪,剥了人胎,化成比丘尼。

因着太妍丽,被扫出庙门的时候还抬着一双无辜眼,像是怨那佛祖不肯普度,这时候你可不能晃神,不然定被他缠住,糊里糊涂跟着他入世了,百炼钢化成绕指柔,一狠心一跺脚,丢了木鱼就抱着他跑。

我睡不着
天一的最新进展让我好难受,世界给她血淋淋的不公,她自身不保,仍然没有为了所谓的宽大处理而去举报谁,她选择善良。

难受,这个大环境下,举报和杀人大概也没什么区别了,那些举报的,有一个算一个,你们手上沾着血。
我不再说看看人家的月亮
你国一些人想要抹杀月亮的存在
还有一些人
不配有月亮 ​​​
听到了吗
你们不配

时代把美玉扔进垃圾堆,苍蝇围着嗡嗡作响。
你算是绝对无辜吗?怀璧其罪,美丽是原罪。
既然你已经做出取舍,请继续朝前走
我等着看你的因果,也等着看你的福报。
谁知道呢。 ​​​

你与ta讲事实,ta和你讲情感,
你与ta讲情感,ta和你讲立场,
你与ta讲立场,ta和你翻旧账,
你与ta翻旧账,ta直接和你掀桌子。
反正就事论事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
脑子让僵尸吃掉的玩意儿
真的不配
你们不配有月亮 ​​​

自由心证,愿赌服输

前段时间我也听说了堵门操作,和大哥买料的事。因为所有都是在线编料,于是没当真。这样的瓜太多,甜的苦的,无根无据,真真假假。

其实我心情还比较平静,至少比上次游戏截图时平静很多。现在来看,就是两种可能

1.以上在线编料为真,这是堵门操作。现在明面上彻底解绑。疑点:视频太过于清晰,恨不得怼在脸上拍摆拍痕迹严重。 对比之前卓伟,赵五儿爆过的大料,视频质量过于好了。但是那个亲我的确有点接受不了。

2.从最开始就是真相是假,嗑的糖是官方有意无意,顺水推舟制造的,我看过一篇论文,现在cpf的市场远比明面上大家看到的大的多。

我删掉了写过的分析贴,但是暂不脱粉。感谢这几个月一起玩儿的小盆友们,我们获得了很多开心,值得了。

rps从来都是自由心证,愿赌服输。脱粉请自便,回踩就是不要脸了。

今天过去删

我又双叒叕回去看旧文了。旧文好嗑,毕竟是千挑万选收藏的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有了一个恶趣味。试图通过文章反向揣测作者。如果能在不同作者笔下窥到有关其自身生活的蛛丝马迹,就有种一本正经的开心。毕竟笔下世界再肆意汪洋,也逃脱不出现实的影子去。这个世界套着那个世界,这个陆离闪出那个陆离,颇有意趣。 ​​​


同人圈真是无比神奇的存在,一个不经意就邂逅大神,那些故事里,角色仅成为一个客体,借以抒写大环境下不许公开发表的内容。有时我甚至觉得角色本身过于单薄,配不上如此深厚笔力。


入新坑,也脱不了旧坑,有事无事就晃悠着回去看看。旧文读过千百遍,下次失眠还是点开,再笑一场或哭一回。真怪不得我,许多年同人看过来,头一次瞧见将戏仿玩的如此炉火纯青的笔触,也怪自己没见过世面,反正迄今为止,读过的作品里,设定之荒谬,文字之荒唐,情节之随性无出其右者,却也再无第二人如他字字句句皆深意,表面花团锦簇,内里荆棘暗生,荒诞里长满了沉重的悲欢。 ​​​


作者是个重度恶趣味患者,投毒又解毒,可那病根儿却迟迟不肯拔去,叫看文的人时时担心太太哪天心情不好了,大手一挥,剧中人物关系便旧疾复发再虐一轮,思及此处,眼前所见的岁月静好愣读出几分末日狂欢的悲凉来。 ​


当真有趣。

神坛不好玩儿,人间才有意思

唉,炎亚纶这个事儿不能免俗的俗了,可惜。澄清事实就好,非要反转成五讲四美好青年就过火了。三观正其实是挺膈应人的一词,他那么鲜活有生命力,正来源于这点儿迷茫又自我毁灭的“坏”。他不在乎世俗,粉丝偏要把他推上神坛,妆点成纯洁的样子。没意思了。凡事都如此,开始好玩,往后就愈发无趣,也许是趣味永远和大众化相悖,所以还是要跑得快吧。

这两天沉迷吃瓜,爱上小作精了。以前年龄小,get不到这种病娇毒舌小作精少爷人设,现在回头看,他多生动可爱,不端着又有梗。这才是理想中celebrity的样子嘛:脆弱也强大,花心也痴情,东西方的文化差异在这个体中激荡开来。他自己和自己撕裂,有自毁倾向,却也在泥淖里挣扎,自我救赎。当美丽遇上偏执,碰撞出的戏剧性和性张力就格外令人不能自拔,这是朵盛放的罂粟,这是戏中人的样子,比四平八稳的老干部人设有意思多了。想看他演白先勇先生的《孽子》。

他是personality,不是star

小作精真好看,像另一个次元的人,怎么也没办法把身边的鸡毛蒜皮套在他身上。明星就该在云端,虽说观众的幸运未必是演员的幸运,还是希望他能够过好自己的生活,修成一个圆满。但是转念又觉得人各有命,他这样的小孩如果真的安稳下来过俗世生活,是暴殄天物了。他适合珠光宝气,适合纸醉金迷,永远炙热去爱,当然也免不得受伤。真的论起来,凡人四平八稳波澜不惊未必算是幸福。看命吧,人各有命,出生时,所处的社会和家庭环境就把大概的剧本写好了,有些东西忤逆不得。

想想以前也是明智。

从开始追星就一直嗑cp,几乎从来没做过女友粉,自我定位特别准确,除了偶尔(划掉)经常性背锅以外,极为开心了。
cpf最好一点是有界限感,心知自己不过旁观者。没权力参与他的生活,也左右不了他的决定。
我知他与他,还有周围的他们是戏中人,我不过台下观众。当下入了戏,动了情,就买代言是给他们的份子钱,或者算作是看这场剧入场票。他们成正果也好,散场了也罢,旁观者陪他们在戏里走一遭,哭一场,看看续集,聊聊番外。挺好的了,无他求。


你看,这许多年,故事仍然是他和他,你当年与对家撕得天昏地暗,他仍然在他门口痛哭,他仍然在大笑时第一时间望向他。你义愤填膺痛斥那人万般不好,你放在心尖上的他却只想靠那人更近些,俯在那人房间的沙发,感受他的气息温度。你看嘛,其间从来没有过粉丝什么事儿,只有你给自己加戏。

少年一瞬间动心就永久动心也好,少年人善说假话,一个眼神就骗过天下也好
真相是真也好,是假也好
故事里,从来都只有他和他。

多好。